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fzhangping的博客

芒格:一旦你停止了学习,整个世界将从你身旁呼啸而过

 
 
 

日志

 
 

《快公司》专访扎克伯格:言论的红线一直都存在  

2017-04-15 15:5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快公司》杂志2007年春季首次报道马克·扎克伯格时,他只有22岁,而他的公司Facebook只有1900万用户。当时报道的标题是“拒绝了10亿美元的孩子”。目前,Facebook的市值高达4000亿美元,而全球用户数已有20亿。

近期,《快公司》在Facebook总部再次对扎克伯格进行了专访。此次专访并非回顾过去,而是想看看是什么因素推动了Facebook当前的发展,以及该公司希望在未来的世界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以下为专访主要内容:

问:2月中旬,你在自己的Facebook账号上发表了一封很长的邮件,题为“建设全球化社区”。是什么促使你思考这一问题?

扎克伯格:当我们2004年成立Facebook时,连接世界的概念还不是那么富有争议。默认看法是,这样的局面终究会到来,而人们对此持积极态度。然而过去几年,情况发生了改变。这不仅仅是在美国,也发生在欧洲和亚洲。在许多地方,人们在全球化趋势中被落下,而他们正在发出更响亮的声音。这就涉及到,Facebook作为一家组织的核心是什么。在Facebook,我们的使命是让世界更开放、互联程度更高。我感觉,需要有人站出来,向大家解释,为何将人们互联在一起是件好事。而Facebook应当去做这件事。你知道,我们讨论的是将全世界所有人互联在一起,而这样的使命远远没有完成。Facebook已有近20亿用户,但全球人口有70亿。因此从我们的观点来看,我们应当尽早来做这件事。如果看看数十万年的人类历史发展曲线,这就是一部人类学习如何团结在一起,合作完成任务的故事。无论是部落、村庄、城市还是国家,这都需要社会基础设施和道德基础设施,需要政府、媒体和信仰,才能让人们合作无间。我认为,目前我们需要更多的全球化基础设施,才能释放更多机会,解决最重要的挑战。因此,当你讨论自由和贸易,打击恐怖主义,或是某个国家内战引发国际难民潮时,这样的问题并非某个国家可以独力解决。作为一家具备一定规模的科技公司,我认为我们有责任采取措施去推进问题的解决。


问:根据华尔街的总结,商业界的一种观点认为,企业的目标是使股东价值最大化,并尽可能多地赚取利润。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企业和企业领袖有责任关心自己的社区。你对此怎么看?

扎克伯格:我认为Facebook一直是一家使命驱动的公司。我创立Facebook并非当作一笔生意。我希望Facebook能立足于我的社区,但在经过多年之后,我意识到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方式是设计良好的经济引擎。我认为,这种观点正越来越多地被接受,尤其是在千禧年一代人群中。当我创立Facebook时,周围很多问题都关于,这是否是建设公司的合理方式。随着更多千禧年一代从大学毕业,我们招聘他们加入,很明显,他们希望的工作场所并不仅仅是做生意,也能做一些对世界更重要的事。


问:在Facebook上市之前,你曾经发布过一封名为“创始人来信”的长篇邮件。你当时写到,“我们每天清晨醒来,目标并不是为了赚更多钱”,是这样吧?

扎克伯格:是的。


问:你没有在最新邮件中重复这样的情绪。这是为什么?

扎克伯格:这封邮件并不是当时创始人来信的后续。创始人来信的目标读者是在我们IPO(首次公开招股)中买入股份的股东,邮件是为了让他们理解我们公司是如何运营的。因此,当时的邮件更强调价值、内部运营,以及我们的工作原则。而最新邮件则更专注于我们的使命,我们将走向何处,同时关于我们的工作方式谈得不多。我并不认为,我们基本的工作原则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问:你并不认为,这需要被多次重复,因为这根本没有改变?

扎克伯格:是的。但是你要知道,当你这样提问时,我认为这还是需要被多次重复。


问:企业以不同方式去展示自身价值。星巴克的霍华德·舒尔茨可能会使用他的平台去关注社会议题。你没有这样做。在Salesforce,80%员工都自愿投入时间至非营利组织。你也没有这样做。关于企业如何表现自身价值,你是否有所谓的扎克伯格哲学?

扎克伯格:我认为,你所做的核心应当对准了想要带来的改变。许多公司只用很少的资源就完成了出色的工作。我希望,我们的核心使命就是我们想要完成的主要工作,而我们将向其中投入几乎全部的资源。当我希望投资教育和科学、推进移民改革和刑事司法改革时,我会通过陈-扎克伯格行动(扎克伯格与妻子普里西拉·陈共同创立的非营利基金会)去做。这并不是说,Facebook的员工不支持这些活动。我只是认为,Facebook应该做的是让世界更开放、互联程度更高,为全球建设社会基础设施。我认为这是Facebook的使命。


问:在某些领域,Facebook是否会牺牲经济利益,以确保使命的推进?

扎克伯格:我的经验是,由于担心不良效应,人们往往不愿做困难的决定。他们会说,这会在短时间内带来麻烦,但从长期来看会有帮助。我的经验是,长期效应会更快地出现。例如,在公司发展早期,我们没有出售公司,当时我们有机会获得很大一笔钱。公司内的所有人都在这样说,你不知道Facebook能否发展到期望的规模。但事实情况是,当我们拒绝了收购报价后,我们实现目标并没有花10年时间。在一年时间里,这就被证明是正确的决定。在我们的历史上,有很多情况我们都做出了艰难的决定。这些决定在短期内可能对我们略有不利,但随时间推移总是带来了积极影响。

当你在社会问题上持某种立场时,你也会因为得不到他人的赞同而沮丧。但整体而言,由于你的信念,人们会对你表示赞赏。人们希望企业领袖是可信的,有自己的立场。我所了解到最令人沮丧的一件事是,人们会假定,由于某件事情需要花费成本,因此我们不会去做。其中一个例子是围绕新闻行业和虚假信息的讨论。外界强烈指责Facebook允许虚假信息的存在,因为这能帮助我们赚钱。但实际上这完全不符合事实。我的意思是,我们知道,社区中的人们希望获得真实信息。当我们提供工具,帮助他们获得质量更高的内容时,他们总是会有这样的要求。但与此同时,我们也支持言论自由。人们应当可以表达自己的思想,即使这样的思想不被他人赞同。因此我认为,当你做出的决策不符合人们的期望时,他们会认为你这样做是出于不可告人的商业考量。但实际上,很多这样的决策都有着自身的价值。


问:当看到虚假信息或新闻传播时,你是否感到惊讶?或者说,你是否认为这样的情况本来就有可能发生,只是带来的正面帮助要多于负面效应?

扎克伯格:我仍然坚定地相信,帮助大部分人发出自己大部分的声音对社会是有利的。但实际情况是,这是一项正在推进中的工作。我们讨论的是帮助所有人发出声音,但全球大部分人仍然没有连接至互联网。如果你没有工具,与所有人分享自己的思想,那么就无法走得太远。我们讨论的是带给人们言论自由,但如果他们不像在美国一样,有工具去拍摄视频并方便地去分享,那么实际能做的也非常有限。我认为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每一天,关于有多少人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每个人可以发出多少自己的声音,我们都可以继续推进。这是一项长期工作。

在每个节点上,你都会发现,如果想要再上一个台阶,那么将需要解决新的问题。一些人会说,你容忍了这些问题。然而更简单的解释在于,社区持续发展。我们开发新东西,暴露新问题,随后解决这些问题,持续前进。例如回到几年前,我们遭遇了大量有关点击欺诈的投诉。没有人希望点击欺诈,但当时我们的算法并没有经过特别训练,以判断点击欺诈。关键是开发工具,让社区用户向我们报告,什么是点击欺诈,而我们可以将这一问题考虑到产品中去。目前,问题并没有百分百解决,但相对于以往已经缓解。今天,无论是信息多元化、虚假信息,还是建设共同的基础,这些都是下一步需要去做的。

这些问题的存在并不是由于表面下的邪恶动机。我的意思是,帮助人们发出声音会导致意见的多元化。如果你无法对其进行控制,那么就会引起更大的割裂。但我认为,这是正确的步骤。帮助人们发声,你会看到这意味着什么,随后你会去关注这些。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让大部分人发出大部分的声音也会让你引起争议。某些国家制定了法律,禁止你说某些事。根据一般原则,我们会遵从这些当地法律。我们是否完全赞同这些法律?并不一定。在巴基斯坦,几年前有人试图判我死刑,因为某些人创建了Facebook群组,鼓励他人描写先知穆罕默德。这在巴基斯坦是违法的,但在全球其他地区并不是。我们没有在巴基斯坦展示这个群组,但不会在全球其他地区下线这个群组。有些人认为,我们不把这个群组下线是错误的。而另一些人认为,你们为什么要在巴基斯坦屏蔽这个群组?我们的观点是,在全球范围内,我们尝试尽可能多地帮助人们发出声音。我们也意识到,无论在哪里,这件事做得都不完美,但如果我们去做好自己的工作,那么只要每一天我们都去努力,在20年或30年之后,世界将会变得更美好。


问:这就是说,缺陷一直都会存在,因为完美是不可能的?

扎克伯格:是的。我认为,将这些问题称作“缺陷”很合理,因为每个系统都不完美。但我也认为,相对于关注所有这些缺陷,制定这一框架或许是更切实际的。指出这些缺陷的存在并没有错,但我关心的是,整体而言这是否是个负面的框架。我所说的不仅仅是Facebook,也包括任何其他公司和系统。你通过自己的行为走到了那里,周围的世界发生改变,你需要去适应。


问:技术的全球化发展对你我所属的社区来说很棒。但其他某些社区在看待这些变化,例如科技、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兴起时,会感觉自身已经落后,或是对其感到畏惧。对于那些因为科技发展而受益更多的社区来说,它们是否有责任去关怀仍然落后的社区?

扎克伯格: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但这一结论包含的内容很多。当前的许多讨论和反全球化运动是因为,在多年时间里,人们谈论的只是互联带来的好处,而没有看到某些人群被落下。我认为总体来看这是件好事,但可能被过度夸大。尽管不是坏事,但我认为,你需要承认问题的存在并解决问题,从而让所有人受益,否则就无法取得持续发展。一般而言,社会中最幸运、有能力帮助他人的人群有责任去做这件事。撇开这一点,如果你认为这是个良好的方向,那么就有责任确保这可以令所有人受益,因为这是确保系统正常运转的唯一方式。

在你提出的问题中,一个单独的要点关于关怀他人。我认为,在全球范围内,我们看到的许多问题是关于意义、目的和尊严的社会问题,远远不是经济问题。毫无疑问,经济部分很重要。但无论你在经济方面做得多么好,你生活中都会遇到问题,你会需要来自社会的支持和周围的社区,帮助你持续前进。情况或许是,当经济得到发展后,一些问题就得到了解决。情况也有可能是,当人们面临经济困难时,他们需要更强有力的社会支持。这一直都是重要的需求。我认为,我们可能忽视了,过去30至40年里,这种社会社区的某些基础设施正在衰败。


问:你并不认为,技术是导致这种衰败的诱因?

扎克伯格:这样的衰败早于互联网的兴起。这或许是由于工业化或类似原因。很难将其与互联网画上连线。当你问到,我们是否有责任关怀他人时,我认为一方面,如果你是幸运的,那么是的,你完全有这种责任。如果你认为,这就是事情应当的发展方向,那么就有责任确保所有人的受益。我的想法是,让所有人受益意味着让所有人都感受到目的、意义和尊严,你需要帮助人们自己建立起这一切。这不是其他人能够给予的,你需要建立这样的社会结构,赋能其中的人们。


问:在邮件的最后,你提到建设全球投票系统。你所说的不是政治投票,那么这关于什么?

扎克伯格:我所说的是共同决策。近期我们遭遇的困难之一在于,如何设置一套社区标准,应用于由近20亿人构成的社区。其中的争议之一在于裸体。不同国家对此有不同的文化标准。在某些地方,暴露女性胸部将带来争议。在另一些地方,即使没有暴露胸部,仅仅由于某种姿势就会被认为是性暗示。问题在于,在一个规模更大的社区中,你如何建设机制,让社区去自行判断红线是什么?这就是运营Facebook这家公司的微妙之处。例如在制定裸体内容政策时,我们并没有试图将自己的价值观强加于所有人,而是试图反映社区的想法。我们意识到,坐在加州一个房间里的一群人并不能最好地代表全球各地人们的本土价值观。因此,我们需要推动系统发展,支持群体性决策。这是个有趣的问题。毫无疑问未来我们将看到更多全球化基础设施和全球化企业,但目前我们尚未看到如此大的规模。


问:那么,如果有全球化社区认为,犹太人不是人,应当被处死,那么这样的观点是否适合反映在Facebook上?

扎克伯格:我认为,言论的红线总是存在的。


问:你如何判断,这样的红线在哪?这样的红线也会由坐在加州的一群人来制定,是这样吗?

扎克伯格:永远无法做到完美,但我认为,通过扩大范围,我们有许多机会来改善很多人的体验。例如关于裸体问题,儿童色情是永远不可能被允许的。这是非法的、错误的。因此,不可能有这样的选项存在。但也有许多不同的内容,有人认为适合分享,也有可能希望获得这样的体验。我们就可以开放这种讨论。我并不认为,让所有人遵守统一的规则是理想的,但你的说法是对的,也会有其他力量存在。


问:这份工作是否比你最初认为的要困难?

扎克伯格:很难,你无法让所有人都百分百满意。但我并不认为这是零和游戏。许多情况下,这些决定会引起分化,你会让某些人感到高兴,但另一些人不是。我认为,技术最积极的因素在于能够做大蛋糕。我们或许可以在不同地区,面向不同的个人制定不同政策。目前,全世界并没有任何系统能像这样运转。赋能的工具就是技术。根据我们所处周期不同阶段引发的争议,人们有时会关注积极一面,有时会关注消极一面。但在运营这样的公司过程中,你希望相对稳定。你不会让所有一切都完美,但每天你都可以取得进展,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好。如果你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重复这一过程,那么价值就会积累,你就能发挥更大的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