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fzhangping的博客

芒格:一旦你停止了学习,整个世界将从你身旁呼啸而过

 
 
 

日志

 
 

2002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记录摘要  

2017-07-16 09:1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11 事件的影响
“经历了911,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人类的自制力还是那么弱,可他们铲除异己的能力却大大增强了。这个道理在911 事件中展现的淋漓尽致。过去,有仇的两边人打起来的时候,只能相互扔扔石头。”


“有几百万人都仇视我们,这些人大多数动不了我们,但是有那么一小撮人有能力伤害我们,今时今日,有些疯子真有能力重伤我们。”


911之前,我们收取的保费中没涵盖恐怖袭击的风险。911之后,保险业意识到必须充分考虑这层风险因素。”


“我们已经卖出了不少针对恐怖袭击的保险,但有一个原则,几乎所有保单都不保“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造成的损失。除非是核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袭击,其他类型的恐袭,能达到世贸大厦这次恐袭的程度,也就算是最严重的了。”
“保险行业赔付得起几百亿的损失,但赔不起几千亿。我们有几个保单涵盖了核武、生化武器袭击的危险,因为几十亿的损失是我们赔得起的。”


“很多人不知道,世贸恐袭造成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工伤保险赔付。世贸大厦里的人都在上班,要是恐怖分子袭击的是洋基体育场 (Yankee Stadium),不会造成这么大规模的工伤保险赔付。万一有人搞出了一种致命的生物制剂,将其同时注入到许多家办公楼的通风系统里,后果不堪设想。果真如此,世贸恐袭这次的工伤保险赔付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芒格:“经历了 9/11 事件,我们不再像以前那么弱、那么傻、那么大意了,这是好的一面。我们当然不愿看到 9/11 的发生,但是它唤醒了人们,让人们面对现实。例如,早该在移民政策方面严加管理。”


巴菲特:“无论是做投资,还是保险承保,实事求是、严守纪律都是重中之重。9/11 给我们上了一课。”


保险浮存金
“石油每天都在消耗,每天都要补充,保险业的浮存金也类似。”

“保险现在是我们最大的生意,将来也仍是我们最大的生意。我们喜欢保险生意。我们的浮存金规模是首屈一指的。”
“我们不希望人们总盯着浮存金的增长速度,在保险行业,只看速度是找死。”
“财险浮存金的总规模是 4000 亿美元,我们占其中的 8-9%。我们还有增长空间。”
芒格说:“以较低的成本增加浮存金规模特别难,但我们从没放弃努力。”
巴菲特说:“在规模和成本两个因素中,低成本是关键。”


拉森-朱尔公司 (Larson-Juhl)
2001 年 12 月 17 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宣布收购 Albecca(即 Larson-Juhl 公司),它是美国定制相框的领先供应商。巴菲特在评论在公司时说:
“Larson-Juhl 公司的老板 Craig Ponzio 给我打来了电话,他给我讲了这家公司的情况,它的可持续竞争优势、财务状况,还有他开出的价格。不久之后,他来拜访我,他 9 点来的,我们 10:30 就签了协议。从那以后,我们就再没见过他。”


“这家公司的营业收入是 3 亿美元,税前利润是 5000 万美元,用不着消耗资本,增长速度比较慢,把所有的利润都分红。”
“美国有 18,000 个相框店,几乎都是每年销售额在几十万美元的小店。这些小店承担不起规模太大的库存,它们都是拿一个产品目录给顾客看,让顾客挑选。只要每天下午 3 点前致电 Larson-Juhl 公司,在 85% 的时间里,Larson-Juhl 公司都能第二天把相框送到。Larson-Juhl 公司及其客户重服务、轻价格。”


“Larson-Juhl 公司有 18000 个客户,平均每年拜访每位客户五次。它的分销系统特别让人佩服。你说吧,怎么把这家公司打倒?不会有人想和 Larson-Juhl 抢生意,它的市场只有那么大。Larson-Juhl 拥有宽广的护城河。在看一家公司时,我总是问自己:我得付出多少才能把它打赢。像 Larson-Juhl 这样的公司,错不了的。买 20 个这样的公司,19 个都会表现出色。”


“Craig 选择我们作为买家,因为他不想浪费一年的时间在这笔交易上操心。选了我们,一锤定音,他可以无忧无虑地享受生活了。”


“我们唯一感到遗憾的是这家公司太小了。”


鲜果布衣 (Fruit of the Loom) 公司
“Fruit of the Loom 的牌子响,很受零售商的欢迎,它以很低的成本生产日用必需品。再加上当前的管理层,这家公司完全符合我们的收购标准。要是没有现在的管理层,还是早先的管理层,1 块钱我们都不买。”


可口可乐和吉列
“可口可乐的市场份额占全球软饮料市场的 50%,吉列占全球剃须刀片营业额的 71%。五年前,我说这两家公司的生意错不了,现在它们的市场份额都增加了。”
“全球人口每年才增长 2%,这两家公司怎么可能每年都取得 15-18% 的增长,连 10% 都不容易,因为产品销售量的增速肯定会放缓。问题是,华尔街纷纷吹捧两家公司的成就,公司本身也有一些宣传,人们就被冲昏头了。”


Dexter Shoes
“投资 Dexter 是我错了,我们亏了很多钱。在制鞋行业,大趋势是生产流程向海外迁移。美国每年售出 12 亿双鞋,其中只有 5% 在本土生产。几十万个工作岗位转移到了海外。海外的员工工资低 90%,本地拿什么竞争?在家具制造业,也有这个趋势。”


“我当初以为我们的制鞋生意不会受到威胁,我们有优秀的管理层。我买 Dexter 买贵了,而且还是用我们的股票买的。”


投资中的预期
“不能根据 1982 - 1999 的情况,预期将来的投资收益,否则只会失望。在低通胀的大环境下,每年赚 6% 也不错啊。”
芒格:“把投资收益的预期降低,这是明智之举,特别是对伯克希尔,别有太高的预期。降低预期是成熟的、负责任的做法。我们欣赏我们自己的处世之道,我们会取得良好的收获。”


何时卖出?
“我们的倾向是不卖的。华邮、伯克希尔哈撒韦、可口可乐、吉列,我们都一股没卖过。”


“10-15 年前,我们有时候会选择卖出,是因为我们需要资金,需要资金买别的,现在我们没这个问题了。更早的时候,我刚开始做投资的时候,我看到的投资机会特别多,钱总是不够用,现在反过来了。”


“现在我们是衡量一个生意的经济特点。我们买入一个生意的时候要了解它的长期竞争优势。在随后跟踪的过程,如果我们的看法变了,我们会选择卖出,这是我们现在卖出的原因。即使我们卖了,也不是说这个生意就不好了,只是说它的竞争优势不如当初了。”


“报纸行业是个典型的例子。几十年前,报纸是坚不可摧的。现在报纸的生意也还不错,只是与 1970 年代不可同日而语。现在人们的信息来源太多了。顺便提一下,有线电视和报纸一样,出现了竞争优势的衰退。”


优秀的投资者是天生的,还是后天努力的结果?
我觉得是后天努力的结果。投资不需要高智商。高智商与投资成功之间几乎没什么相关性。”
“你们能远离大众独立思考,这个能力太关键了,你们的这个能力是天生的吗?”


“该讲的,格雷厄姆和费雪已经都给我们讲了,我没什么补充的。有两方面:一个是不看股票,看公司;另一个是学会评估公司。要做到这两个方面,你必须把自己隔离起来,别受大众的干扰。”


芒格:“一定要有刨根问底的求知欲。怀着追求真知的心态,长期坚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能完善自己,逐步做到实事求是。没这种心态,智商再高都必然失败。”


巴菲特:“在投资中,有些智商平平无奇的人做得很出色,许多高智商的人却毫无建树。为什么呢?这个现象值得深思。”


可持续的竞争优势
“富士把洛杉矶奥运会的赞助权从柯达手里抢走了,这是柯达犯的一个大错。富士以后就和柯达平起平坐了。”
“可口可乐没失去自己的核心竞争力。CEO 达夫特 (Daft) 懂可口可乐。”
“想把士力架从老大的位置上拉下来,太难了。”
“一般来说,获得竞争优势特别快的公司,倒下去也特别快。有些行业是大起大落,要小心。”


估值指标
“与标普 500 整体相比,给一家公司多高的市盈率,要看它的净资产收益率以及增量投资的资本收益率。相对市盈率等估值指标是孤立的,我从来不只看一个单独的估值指标。其实从市盈率、市净率、市销率等指标里看不出来太多东西。人们总是想要个公式,哪有那么简单。要给一家公司估值很简单,你算算从现在起一直到世界末日,它能创造多少自由现金流,然后选择一个合适的贴现率,折成现值,这就完了。所有的现金都是一样的。在估值过程中,不可或缺的是评估这家公司的经济特点。”


收购
芒格:“2/3的收购以失败告终。我们的收购能成功是因为我们不主动去收购,我们坐等可以无脑买入的机会找上门来。”
巴菲特:“我们不从金融掮客的手里买东西。”
芒格:“一般的公司进行收购时,有的是分析师和各种尽职调查,缺的是起码的常识,最后只能是一团乱麻。”
吉列收购金霸王电池不太成功吉列拿自己 20% 的股份去换金霸王,把自己的好生意换出去了,以为自己换来的东西很好,结果失望了。”


GEICO 公司的生意很好吧,过去 20 年,GEICO 进行了三次收购,想拓展新生意,结果都以惨败告终。千万不能拿自己手里的好生意去换更差的生意。可这样的事频繁出现,查理和我可不想这么干。”


如何避免遭遇欺诈
“这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有些地方充斥着欺诈,我们选择远离。”
“这么多年来,我们很少被骗。哪天我们真被骗了,骗子肯定是手里拿着《穷理查年鉴》。”
“骗子一般是很容易识破的。Robert Maxwell 的绰号是“空头支票大王”,就在他破产三个星期之前,所罗门还借钱给他。只要有钱可赚,华尔街什么都不在乎。”


批评 EBITDA
“真没想到现在到处都在用 EBITDA,用它来粉饰财报。”
“一家公司要是总把 EBITDA 挂在嘴上,我们肯定不买。假如把所有公司分成两组,一组是用 EBITDA 的,一组是不用的。我估计用 EBITDA 的那组里存在更多的欺诈。不信我们看看沃尔玛、GE、微软,它们可都没在年报里用 EBITDA。”
“用 EBITDA 的那些公司是在自欺欺人。就拿电信公司来说,进账多少钱都是要花出去的,利息和税款是实在的成本。”


指数基金
一位股东问该买哪只指数基金,巴菲特说:“选涵盖范围广的,类似覆盖标普 500 的指数基金就行。不要把钱一次都投进去,要长期分散买入。建议读 John Bogle 的书,投资基金的人都应该读。读了 Bogle 的书,就都明白了。”
芒格:“也可能出现 13 年前日本的情况,长期投指数不管用,不是没这个可能。”


反馈机制
“在解读新信息的过程中,人们不愿改变先前得出的结论,这是人性使然。”
“有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很关键。我和查理合作,从来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能有一个合伙人,在自己错误的时候,给指出来,是非常宝贵的。”
“在大多数公司里,不管 CEO 相信什么、有什么偏见,下属都会随声附和,不会提出任何反对意见,CEO 说什么,就是什么。董事会也不顶用,CEO 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具有良好的反馈机制太重要的,我们现在的机制就很健全。”


衍生证券
芒格:“别犹豫,知道错了,回头就改。据我们所知,美国只有我们一家公司主动清理自己的衍生证券。美国衍生证券的会计处理比下水道还脏。”
巴菲特:“为了清理 Gen Re 的衍生证券业务,我们承担了 8800 万美元的损失。还有不少公司存在一样的问题,只是它们不敢正视。安然崩盘的过程中衍生证券的大窟窿就爆发了。衍生证券这套东西糟到家了,真和地狱差不多。”

医疗行业
“医疗行业的长期表现非常出色。1993 年,我们没投医药股,是我们做错了。想挑出最大的赢家很难,做一个组合肯定行的。”
芒格:“上一次我们让机会溜走了,下一次可能还是抓不住。”


对未来经济的预测
芒格:“阿根廷和日本经济面临的问题未必不会在美国出现。”
巴菲特:“泡沫破裂之后会产生怎样的余震,很难预测。”


为未来做好准备
“如果你有一辆车,只有这么一辆车,要开一辈子,你肯定加倍珍惜,经常换机油、开起来也很小心。我们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头脑和一个身体。把它们照顾好,让它们为生活做好准备。我们经过长期的努力可以改善自己的头脑,增强自己的认知。每个人最宝贵的资产是自己,爱护自己,提升自己。”


友谊
“当初我和查理共同的朋友介绍我们认识,他觉得我们要么一见面就很合得来,要么就马上吵起来,因为我们两个都是个性非常强的人。这么多年了,很多时候我们持有不同意见,但我们从没争过吵过。”
“不妨琢磨一下,你敬佩的人身上有什么特质。然后问问自己,这些特质,有哪些是你自己不可能具有的。答案是:一个都没有!哪个特质都是你学得来的。习惯太关键了,养成了就改不掉了。本·富兰克林年轻时列了一张表,为了养成好习惯,每天对照着反省自己。”


书籍推荐
Ice Age
How the Scots Invented the Modern World
The Warren Buffett CEO: Secrets of the Berkshire Hathaway Managers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