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fzhangping的博客

芒格:一旦你停止了学习,整个世界将从你身旁呼啸而过

 
 
 

日志

 
 

2003年伯克希尔股东大会记录摘要  

2017-07-03 14:57: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Q1 业绩
最近的经济还是不景气,已经持续很长时间了。9/11 之后不久,我就说经济已进入衰退期。从 2000 年到现在,房地产和汽车行业表现还不错,其他行业都不行。利率已经降到 1.5%,经济还是很低迷。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的生意普遍不太好做,只有保险生意一枝独秀。我们现在有 425 亿的浮存金,增加了 13 亿美元,以后浮存金不可能增长太快。


我们的保险生意已经做起来了,旗下的几家保险公司个个出色。第一季度,GEICO 的保费金额增加了 16%,承保利润是 6%。在 Joe 和 Tad 的努力下,Gen Re 明显好转。在 Ajit Jain 的领导下,National Indemnity 赚翻了,具体赚了多少,我不想告诉你们,赚得太多了。[听众和查理鼓掌。] 查理可很少鼓掌,查理都鼓掌了,各位就知道了,Ajit Jain 真是给我们赚了很多钱。


做保险生意,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是大地震、还是龙卷风。我感到庆幸的是,我们旗下的保险公司和管理人员都是业内最优秀的。有段时间,Gen Re 拖过后腿,现在局面已经扭转过来了。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有望以较低的成本获得浮存金,甚至免费使用浮存金。425 亿的资金免费用,多好啊。


第一季度我们的表现不错,不算证券投资收益,税前利润是 17 亿左右。


芒格:我是个抵制盲目乐观的人,但说实话,这几年,伯克希尔旗下确实增加了不少优秀的生意。


McLane 公司

昨天,我们宣布从沃尔玛公司收购了 McLane。McLane 是一家批发商,客户包括便利店、快餐店、沃尔玛、电影院等等。McLane 今年能给我们贡献 220 亿美元的营收。从 1990 年起,McLane 在沃尔玛的经营下日益发展壮大,McLane 的销售额从 30 亿发展到 220 亿。


沃尔玛出售 McLane 是为了专注发展主业。一星期前,高盛就此项交易接触我们。这笔交易对我们双方都合适。McLane 是沃尔玛的一项分支业务。因为身在沃尔玛旗下,McLane 会被一些客户拒绝。有些潜在客户本身是沃尔玛的竞争对手,它们自然不愿选择与竞争对手的子公司合作。我们很快就要拜访这些潜在客户,告诉他们,现在与我们合作,他们可以放心了。


上周四,沃尔玛的 CFO 作为代表来到了奥马哈。只用了一个小时,我们就握手达成协议。和沃尔玛做生意,手一握,就成了。这笔交易还要走监管审批程序,我们很放心,几个星期后,McLane 将纳入伯克希尔旗下。


目前,McLane 为全美 125,000 家便利店中的 36,000 家提供服务,另外在大型连锁超市中占有 58% 的市场份额。McLane 每年向每家便利店销售 300,000 美元的商品。McLane 还向 18,000 家快餐店提供服务,主要是百胜餐饮旗下的品牌快餐店(Taco Bell、Pizza Hut 和 KFC)。


这个生意很辛苦。好时巧克力、玛氏糖果那样的生意好做,7-Eleven 的生意不好做。McLane 要很辛苦才赚得到 1% 的税前利润。


NetJets

今年第一季度,我们在 NetJets 上是亏损的,预计今年全年也是亏损的。我们只有这一个亏钱的生意。
我们在美国略微盈利,在欧洲是亏损的。NetJets 在欧洲的飞行里程中,1/2 是美国人飞的。美国人在欧洲的飞行里程今后将进一步增加。我们在欧洲做了大笔投资,已经把所有竞争对手甩在了后面。


我们的主要竞争对手有三家。我们一直是这个市场中规模最大的,而且我们的市场份额一直在上升。最近,我们所占的市场份额是 75%。相信我们的所有竞争对手都在亏钱。早晚会有竞争对手退出。当行业洗牌时,洗掉的肯定不是我们。
将来,这个生意最终能做到很大,规模能达到现在的 10 倍。


通用再保险和商誉
在收购一家公司时,如果收购价高于有形资产,高出的这部分记为商誉。日后商誉出现减损,需要在损益表中扣除。我们买 
通用再保险 的时候,账上多了大笔的商誉。回顾过去几年的表现,我们承认通用再保险明显受到了削弱。至于现在的通用再保险,我认为,与我们当初买入时相比,它更有价值了。Gen Re 现在正以较低的成本为我们创造大量浮存金。


能力圈、电信行业、Level 3 通信公司和垃圾债
巴菲特:我一丁点都不知道电信公司将来的发展会怎样,不知道怎么看电信公司。对电信公司的生意,我真不太了解。要是把电信公司的财务数字给我,让我分析,我也许能说出些东西来,但你要问我电信公司的生意前景,我说不上来。查理,你了解电信公司吗?
芒格:比你知道的还少。


巴菲特:我知道 10 到 20 年后,人们还是照样喝可乐,用吉列剃须刀,吃士力架,我知道这些公司大概能赚多少钱。电信公司,我说不上来。
说不上来,我也不在乎。有人在咖啡豆上还能赚钱呢,我也赚不来啊。我把心思都放在自己能弄明白的东西上。我想的是,自己能弄明白的,就一定要百分百弄明白。自己弄不明白的东西,我不操那个心。

芒格:伯克希尔的钱都是赌确定性赚来的。


巴菲特:我们买了电信公司的垃圾债,是做组合买的,我们追求的是组合的整体收益良好。我们明白组合里的个别垃圾债可能亏钱,毕竟这些电信公司已经出问题了。有些电信公司的问题出在管理层,我指的不是 Level 3 通信公司。我们做好了亏损的准备,尽管现在还没出现严重的亏损。
在保险行业,有时承保对象风险太高,保险公司还是可以承保。针对更多的意外风险,保险公司可以把保费提上来。我们买垃圾债也是这个道理。
买公司的时候,我们不这么做。买 100 家,85 家行,15 家破产。我们不这么买公司。
有太多的公司,它们将来能赚多少钱,我们根本无从知晓。所以,我们用心挑选,把少数几个我们能看懂的找出来。
Level 3 通信公司的管理层人品很好,他们也坦诚地说公司负债太高。我不知道什么是电子,没接触过这些东西。我对高科技一无所知,我知道的是怎么看人。这笔投资和我们经常做的不一样,但我们对这笔投资有信心。


中石油和海外投资
我们在海外做了五笔投资。我们在年报中只列出规模在 5 亿美元以上的投资,不是把所有投资都列出来。除了我们收购健力士 (Guinness) 那笔投资,其他海外投资都没达到 5 亿美元的规模。至于中石油这笔投资,中石油 95% 的股份是国有股,港交所的披露制度要求投资者持有 H 股达到 5% 以上就要披露。我们持有中石油 H 股的 13%。我们披露这笔投资,是为了遵守港交所的披露要求。我们对中国没什么大格局的判断。我们投资很简单,就是在全球寻找最合适的投资机会。我们比较偏向于在美国投资,有些国家我们则完全回避。


万无一失的可口可乐
我曾经说过,可口可乐“错不了”,可口可乐将统治全球软饮料市场。没人阻挡得了可口可乐。可口可乐拥有庞大的分销系统,在全球拥有众多忠实的消费者。今后,可口可乐的利润率也将略有提升。我想不出来,谁能把可口可乐打垮。


交易来源
我们在买公司的时候,不把它们当交易做,我们买的是生意。现在在美国,我们每年能接到不少电话,找我们出售生意。20 年前,40 年前,没这么多电话,那时我们没这么出名。


我们的口碑是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每次我们收购一家公司,和我们打交道的人给我们的评价高,就会有更多人来找我们。我们收购过一家家具公司,后来接连又收购了四家家具公司。
就像滚雪球一样,38 年是很长的山坡,伯克希尔这个雪球越滚越大。
海外找我们出售公司的人不多,因为我们在海外不像在美国这么出名。
希望海外找我们的人再多些。


芒格:一般人可能以为,往桌子后面一坐,等着别人打电话把机会送上门来,多悠闲啊。几年前,做风投的就这么悠闲。我们根本没这么闲。为了找到好公司,我们是四处搜寻。在过去 20 年里,我们每年只能买一两家公司。


巴菲特:以前没那么多资金做收购。当年买国民赔偿公司 (National Indemnity),那对我们来说,就是很大的一笔交易了。但愿将来山坡更长,雪更大。


芒格:我们真是下大力气四处扫荡。我们不花钱请别人帮着找。我们也不干坐在那等。天天坐着等机会送到眼前,不可能长远。


收购国民赔偿公司 (National Indemnity) 的故事
Jack Greenwald 每年都有 15 分钟会生出卖掉 National Indemnity的念头,比如,因为一笔赔付而心烦的时候。我和查理讲过,Jack 每年都有 15 分钟想把自己的生意卖了。有一天,查理打电话告诉我,Jack 要卖了。我们找来了 Jack,15 分钟内就成交了。


成交之后,Jack 开始后悔了。他琢磨怎么反悔,他先说:“你们还得看看财务报表吧?”我说:“不用。”要是我说用看,他肯定反悔。Jack 又说:“你们用不用找个中介机构评估一下?”我说:“我从来不找中介。”要是我说用找,他也肯定不答应了。最后,他没辙了,我们把这生意买到手了。Jack 是正人君子。后来 Jack 来拿 700 万美元的支票,他迟到了 10 分钟,因为他在停车场四处找还剩几分钟时间的计时器。通过这件小事,我就知道 Jack 是我要的人。


关于伯克希尔的信息披露
我们真心希望各位股东了解伯克希尔。希望各位能看出我们的努力。我们设身处地换位思考,设想如果我们是股东,我们自己希望得到什么样的信息。我们有责任向股东提供基本的信息。根据我们提供的信息,如果我和查理是股东,我们用这些信息能估算出伯克希尔的内在价值,所以也把这些信息提供给各位。各位股东不必纠缠于细枝末节,例如,哪栋楼是不是租的之类的,各位能在总体上做出大概判断就够了。


芒格:伯克希尔这么庞大复杂的一个公司,已经把信息披露做得很好了。据我所知,没哪家公司比我们在信息披露上做得更好。我们已经用心做了,用不着改进了。


如何利用伯克希尔的现金
我们账上有 160 亿美元的现金,不是因为我们对未来有什么预测,只是因为我们没找到能用好这笔资金的地方。我们不是事先做了什么安排。我们每天都在寻找值得做的事。如果找不到,我们只是持有现金等待。


对最低收益率的要求
我们设置的门槛是 10%,达不到 10% 的收益率,我们不做。如果股票投资的预期实际收益率低于 10%,不管利率是 6% 还是 1%,我们都不做。这个门槛是我们大概齐定的。毕竟扣了税,10% 也剩不下多少了。


芒格:我们其实是对未来的机会成本做了预测。沃伦估计将来能出现收益率更高的机会,所以不愿把资金投到现在低于 10% 的机会上。但是,假如我们知道利率将始终保持在 1%,我们会改变做法。我们在设定最低投资收益率门槛时,充分考虑了未来的机会成本。


巴菲特:我们可以把这 160 亿美元现金用来买 20 年期、收益率 5% 的债券,如此一来,我们当前的净利润能增加很多。但是我们没这么做,因为我们赌的是我们能给这笔资金找到合适的投资机会,不想把它们投到长期债券上,承受本金损失风险。


平稳的利润 vs. 波动的利润
我们当然希望总能源源不断地有资金进账。可惜,我们做大规模的保险生意,资金经常大进大出。在同等情况下,我们更喜欢平稳的利润。然而,接受波动的利润,我们能赚得更多。

百事举办了一场比赛,参加比赛的人有千分之一的机会赢得 10 亿美元的奖金,这 10 亿奖金是在一段时间里发放的,折成现值是 2.5 亿美金。真有人中奖的话,奖金要由我们来出。只要给我们合适的保费,我们愿意出这个钱,这个生意不是哪家保险公司都能做的。只要给我们的保费合适,让我们出 25 亿,我们都出得起。

芒格:手里有 600 亿的资金,冒 2.5 亿的风险,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些人没这个实力、没这个本事,还冒这个险,那就是自不量力了。


投资中犯的错误
我们看中的股票,一买就要下重注。没有一只股票是我们开始看好,后来反悔了的。
我们以前犯过很大错误:明明找到了很便宜、又在我们能力圈之中的机会,只因为开始买入后,股价涨了点,我们就退缩了。好机会太稀缺了,容不得小家子气。
芒格:我们几乎与喜诗糖果失之交臂,差一点就铸成大错。后来,类似的错误还犯了很多次。你说我们多迟钝,学东西多慢。这样的错误从财务报表上看不出来,但我们确实因此付出了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的机会成本。


你们怎么挑选经理人?
我们看经理人是否爱自己打理的生意。我爱伯克希尔,我们的经理人也爱他们打理的生意。我哪里说错了,他们都纠正我。他们都是伯克希尔的成员,也都守护着自己的生意。
有一次,一家投行把一家公司的账本拿给我们看,这家公司曾经收购过另一家公司,现在要把它转手卖出去。被收购的那家公司让他们当成了一块肉,他们能不做账吗?
我们要的是爱自己的生意的经理人。如果我们能衡量对生意的爱,全国上下,没哪家公司能比得上伯克希尔。

芒格:什么更重要?是热爱,还是与生俱来的能力?伯克希尔旗下有许多热爱自己的生意的经理人。我个人认为,热爱比头脑更重要。


巴菲特:我们能选中他们,他们肯定是有头脑的,没头脑的不会被我们选中。只有激情,没有能力的经理人,也过不了关,很快会被我们排除掉。有些经理人是奔着变现来的,我们肯定要把他们排除掉。
这样的公司我们看到的太多了,它们在会计上耍花招,挖空了心思想着变现。


股价以及回购
在 2000 年年初写的股东信中,我说伯克希尔比市场上的大多数股票便宜。
我们在那封信里讲到了回购的问题。就在那封信发布当天,纳斯达克指数恰好创下新高,而伯克希尔的股价则创下新低。我们更愿意以我们已经拥有的生意和经理人作为标杆,挑选优质的生意和优秀的管理层。当伯克希尔明显低估,而我们又找不到别的投资机会时,我们可能选择回购。
内在价值是个范围。我们要留足安全边际。回购不是我们的第一选择,我们更愿意为伯克希尔收购更多好生意。我们有义务向所有股东提供相关信息。从现在的情况看,我们不太可能回购。不是完全没这个可能,2000 年 3 月我们就差点回购了,只是后来股价突然上来了。


芒格对巴菲特的影响
芒格:不少人以为我启发了沃伦,没有的事儿。沃伦用不着别人启发。不过,与五年前相比,我们两个人的知识都有了长进。


理想的生意
理想的生意有两个特点:

1. 投资收益率特别高;

2. 将收益再投入到这个生意中,还能获得一样高的投资收益率。

举个例子,净资产 1 亿美元的生意,第一年赚了 20%,然后把这 2000 万的利润又投进去,第二年还能赚 1.2 亿的 20%,如此循环往复。这样的生意特别稀有。可口可乐的投资收益率很高,但是追加的投资无法获得原来那么高的收益率。我们喜欢那种投入更多资金仍能获得高收益的生意。我们的很多生意都是现金牛,可惜收益追加进去实现不了高收益,喜诗、布法罗新闻报都是如此。我们想把收益再投进去,可它们容纳不了。


于是,我们选择把资金拿出来,投到别的生意里去。报纸生意特别赚钱,可惜再把收益投进去就不行了。问题是报业公司的人只知道做报纸生意,还是硬把钱投进去,造成了资金的浪费。我们的机制不同。我们可以把多余的资金投到别的地方去,投到最有效率的地方去。这是我们很大的一个优势。


喜诗累计为我们创造了 10 亿美元的税前利润。假如我们把这笔资金都投到糖果生意里,收益率肯定很低。我们把这笔资金重新配置到了别的地方,结果大不相同!


芒格:生意有两种:

第一种每年赚 12%,到年末可以把利润拿出去;

第二种也每年赚 12%,但是所有富余的资金都要用于再投资,现金一分都剩不下。

做这种生意,最后只能看着一堆设备,无奈地说“我的利润都在这呢”。我们不要这第二种生意。
巴菲特:我们擅长合理分配资金,让资金发挥最大效率。伯克希尔旗下的子公司能自己消化资金最好了,但是它们都用不了。吉列做的是好生意,它很赚钱,但非要全部再投进去,必然犯错。


美国各行各业的公司在资本配置这方面做的都不太好。


寻找什么样的生意
我们找的是那种如果经营有方,将来能取得竞争优势的生意。有些公司生产的是呼啦圈或电子宠物这样的普通商品,我们不买。有些公司确实能迎合巨大的市场需求,但我们不知道最终哪一家能胜出,我们也不买。


要买好生意
要买好生意,有好生意可做,才能成为好的生意人。


捡烟头 vs. 买好公司;接受有建设性的批评
芒格:当初买喜诗的时候,卖家再多要 10 万美元,我们肯定转身就走了,我们那时候就这么傻。
Ira Marshall 说我俩太傻,他说有些东西贵有贵的道理,比如优秀的生意、优秀的经理人。他说我们把品质给低估了。我们接受了他的批评,改变了想法。我们可以从这件事里得到启发:接受有建设性的批评,虚心向别人学习。


巴菲特:定性的东西,像管理层、竞争优势等等,不容易说清楚,只定量不就行了吗?捡烟头不很好吗?最开始的时候,查理比我更注重生意的品质。他和我的经历不一样。


按公允的价格,买好公司,这更符合逻辑。我们经过了很多年才悟出这个道理。50 多年里,我们接触过那么多生意,什么样的生意能赚大钱,我们摸透了。


人把新道理想得再明白,也还是很难克服旧观念。我们不是从捡烟头一下子飞跃到买好生意的。经过了长时间的摸索,我们转变了。


独立思考
几年前,有人说我们落伍了。伯克希尔做的怎么样,我心里清清楚楚,别人说什么,我不在乎。


如何计算内在价值
内在价值太重要了,但是很难说得清道得明。有些公司我们有比较大的把握能预测它们的未来,我们专挑这样的公司投资。拿一家油气管道公司来说,我们可以比较准确地预测它的未来。即使有竞争对手迫使这家公司降价,也没关系。只要在计算内在价值时,把这个因素考虑在内就行。最近,我们研究了一家油气管道公司,这家公司承受分流压力,将来会有其他管道进入它所在的区域。我们在分析这家公司的时候,肯定会把分流因素考虑在内,不会把它当成一家低成本的、垄断的管道公司。为了计算合理的内在价值,我们需要把降价等因素考虑在内。


在收购一个生意时,我们往长远看,估算这个生意将来能创造多少现金,然后与买入价格做比较。一方面,我们对自己的预测必须胸有成竹;另一方面,买入的价格要合理才行。按这个方法,我们做了很多年,经常收获意外的惊喜。


在投行准备的会计数字中,未来的盈利预测就从来没有向下的。现实中,盈利走下坡路的公司有很多。我们在戴克斯特鞋业 (Dexter Shoes) 上栽过跟头。当年它的税前利润是 4000 万美元,我预测它能保持下去,结果证明我大错特错了。
五年之后,财富 500 强中 20% 的公司的盈利将显著下降,我不知道这 20% 具体是哪些公司。做不到有理有据地预知一家公司的未来,把它排除掉,看下一家。


贴现率选多少合适
不管分析什么证券,我们完全都使用同一个贴现率。在某些情况下,在估算将来产生的现金时,我们选择保守一些。
不是说利率 1.5%,我们就可以接受收益率在 2-3% 的投资。我们心里装着一个最低收益率。我们设定的门槛比国债的收益率高很多。我们研究一个生意,想的是买了之后永远不卖。利率较低只是暂时的,不会永远这么低。


竞争优势能否失而复得
公司丢掉竞争优势后,还能东山再起的,我想不起来几家。我有个朋友,他总是把烂公司买回来,希望自己能化腐朽为神奇。我问他,有几个烂公司最后变成了好公司,他也说不上来几个。


有时候,公司只是暂时遇上了麻烦,基本的竞争优势没丢。1970 年代,GEICO 出现问题时,它的生意模式是完好无损的。
再举几个例子。二战后,由于成本大涨,百事失去了竞争优势,但后来形势得到了扭转。1930 年代,面对廉价刀片的竞争,吉列几乎失去竞争优势,但后来东山再起了。


总的来说,丢掉了竞争优势的公司很难再爬起来。Packard 汽车公司在一年之内就滑下去了,再也没起来。


集中投资
巴菲特:用不着把每家公司都判断正确,甚至用不着把 20%、10% 乃至 5% 的公司判断正确。一年把一两家公司判断正确就够了。我以前赌过马。有时候,只盯着一家公司,你可能得出一个特准确的判断,赚大钱。要是我非得把标普 500 里的所有成分股都判断正确,我做不到。在保证不犯大错的前提下,能做出几个正确的判断,一辈子都够用了。


芒格:绝大多数机构不像我们这么想。它们的做法是雇一大堆人,把默克和辉瑞比来比去,分析标普 500 里的每个公司,以为这就能战胜市场。不可能。像我们这么想、这么做的人少之又少。
巴菲特:棒球运动员 Ted Williams 把击球范围划分成许多小区域,只击打那些落入自己最拿手的区域的球。投资也如此。


成功的投资者的心态
芒格:我想提醒各位的是,培养自己的心态,要做到拿股票时不焦躁。
巴菲特:摆脱不了焦躁的心态,很难取得长期投资成功。市场关门几年,我们都不在乎。喜诗照样生产糖果、DQ 照样生产冰淇淋。
有的人只盯着价格,这样的人是承认市场比自己知道的更多。若如此,你退出去吧。股市摆在那,是为你服务的,不是给你当老师的。
把心放在价格上、放在价值上。一只股票,更便宜了,手里有现金,再买。有时候,我们正在买的股票,价格涨起来,我们就收手了。几年前,我们因此在沃尔玛上少赚了 80 亿。我们买什么股票,一定是盼着价格跌、跌、跌。


与管理层交流
我们了解的所有信息都来自公开的资料。比如说,我读过 Jim Clayton 的书。(译注:Jim Clayton 是伯克希尔旗下一家公司的高管。)公开资料中的信息足够了,足以用于评价公司。和公司的管理层见面交流没多大意义。经常有公司的管理层要来奥马哈和我们交流,他们给出的理由五花八门,其实基本上都是向我们推销自己公司的股票。没用。数字明摆在那,管理层说什么没用。不管谁预测什么,我们都不当回事儿。一个字都不想听。


投资中的自制力
要是我体重比现在轻 20 磅,我觉得我才有资格讲自制力。


评论资金管理行业
芒格:我们在投资中非常约束自己,等待好打的球飞过来,我们才打。很难想象,总有人拿各种基准考核你,总有人让你满仓投资,总有人站在你后面监视你,那投资还怎么做?和戴着镣铐有什么区别?
巴菲特:那样没法投资。1956 年,我在成立巴菲特合伙基金时,写了一份基本原则。我很清楚地告诉各位合伙人:哪些是我能做到的、哪些是我做不到的。自己明知做不到的事,千万别做。
芒格:在今天的资管行业里,基金经理明明做不到的事,要装成能做到;明明不喜欢的东西,要装作喜欢。为了赚这个钱,活得太憋屈。


股市预测
芒格:1973-1974 年,还有 1982 年,股票跌到了让我们口水横流。不知道我们是否还能见到那样的机会。我和沃伦可能见不到了。不管怎样,我们还会一如既往地埋头苦干。
巴菲特:未必没那个可能,市场会怎样,哪有人能预测。谁会想到日本的 10 年期债券的收益率只有 0.625%?
市场陷入混乱对社会不是好事,却能给我们创造机会。
去年,垃圾债券闪现了投资机会,我们抓住了。现在每周都有 10 亿美元的资金涌入垃圾债。世界变得太快。


资金成本
查理和我不知道怎么算我们的资金成本。商学院教你怎么算这些东西,我们比较怀疑。我们只是寻找最理智的机会,把手里的资金投出去。在分析每一个投资机会时,我们都是拿它和别的投资机会对比。我从来不知道该怎么算资金成本。查理,你知道吗?
芒格:不知道。最好的经济学教科书是曼昆写的,他讲了:理智的人根据机会成本做决策。这话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要和其他的选择比较。我们就这么做决策的。不像我们这么想的人都醉了,还有人正经八百地计算净资产成本,脑子都是坏到家了。


积累投资知识
我们大量阅读,报纸、年报、半年报、季报、杂志,都读。
做投资这行有个好处:知识越攒越多,最后形成一个知识库,需要的时候调用就行了。有好多东西可学。四五十年前,我调研过许多公司,到后来就用不着再做这样工作了。
芒格:把最基本的知识牢牢掌握了,你会发现用不着学太多新东西。有人能蒙眼下象棋,因为他们已经把棋盘装在心里了。
巴菲特:多读财经书刊。我不看分析师写的报告。分析师写的报告,看着只想笑,没什么好读的。


有什么关于会计的书推荐
我已经很多年没读过关于会计的书了。建议你读伯克希尔的年报,再就是多读揭露会计造假的文章。多读商业类的文章和公司年报。有的时候,有些年报看不懂,可能是公司的管理层根本不想让你看懂。这种情况下,一般都有鬼。
芒格:你让沃伦给你推荐会计书,就好像问沃伦该怎么呼吸。建议你先从基本的会计原则学起,只能多花时间学,才能真正掌握。


幸福和成功
我经常对学生们讲,等你们到我这个年龄,要是你心里挂念的人真心爱你,你就成功了。很多人捐赠了以他们名字命名的大楼,获得了各种尊崇的荣誉,可惜没人真心爱他们,连接受他们捐赠的人都不爱他们,这样的人,我和查理见过很多。我和查理聊天时说过,要是花 100 万能买来爱该多好。买不来的。只有付出爱,才能换来爱。无论你为别人付出多少,总能得到更多回报。不付出,没回报。我接触过的人,凡是能得到爱的,没有觉得自己不成功的。没人爱的人享受不了成功的快乐。
芒格:有位电影公司的老板,他死后,很多人来参加他的葬礼,只是为了确定一下他确实死了。还有个人,在他的葬礼上,牧师问:“哪位能赞美一下逝者的美德?”最后总算有个人开口了,他说:“他兄弟比他还恶。”
巴菲特:听我演讲的那些学生们和在座的各位,你们绝大多数都会很有钱,遗憾的是,有些人一定没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